老人瘫痪在床,媳妇和公公、儿子和妈妈在洗澡、换屎尿裤时如何避免尴尬?

图片 1

问:老人瘫痪在床,媳妇和公公、儿子和妈妈在洗澡、换屎尿裤时如何避免尴尬?

朱晓燕给婆婆喂水

图片 2

  嫌护理瘫痪的老人太脏太累,12个保姆相继离去,为此,身为董事长的朱晓燕辞去职务,当起第13个“保姆”,精心照顾婆婆。这事,在当地传为佳话。

说实在话,无法避免尴尬。

“妈妈,该翻身了,老睡右边,以后就叫你‘陈右右’哈……”昨日,璧山县璧城街道红宇大道18号6单元7-1,朱晓燕一边给婆婆陈桂华翻身,一边逗她开心。看到母亲脸上浮现起笑容,丈夫何忠伟开玩笑:“请了那么多保姆,还是你这个‘保姆’最好。”

我母亲瘫痪的最后一年,她已经不能翻身,也不知道拉尿了。可悲的是,她不能翻身,不知道拉尿,不会说话,唯独脑子很清楚。

“董事长不当,辞职为婆婆端屎倒尿,让我不服都不行。”该县原百货有限责任公司职工曾富碧,提起曾经的同事朱晓燕就赞不绝口。朱晓燕原是他们公司的工会主席,2003年,朱晓燕与3名股东合伙成立一家运输公司,她任董事长。朱晓燕的婆婆陈桂华现年79岁,3年前因患脑血栓瘫痪在床。

我给母亲换尿片的时候,三个姐姐说,没事啊,自己的儿。

婆婆瘫痪后,失去语言功能和生活能力,吃饭喝水得*人喂,还大小便失禁,稍不注意就满床屎尿。家里先后请了12个保姆照顾陈桂华,却没一个愿留下来,有的干几天就走了。为留住保姆,朱晓燕和丈夫还加了一倍的工资,但无济于事。

可是,我父亲昏迷时,姐姐说,闺女不方便。

“什么都可以不要,婆婆却不能不要。”朱晓燕经过慎重思考,决定放弃企业,回家照顾婆婆。2006年初,她辞去董事长职务,告别在外风光的日子,将企业转让出去,回家当起保姆。

给母亲换尿片还好些,一手推开身体,一手抽出来,在铺上就行。可是拉了就不好办了。

“开始我很失落。”朱晓燕说,当董事长时,每天茶水有人泡,卫生有人打扫;回到家,每天面对像木头一样的婆婆,心理有些不平衡,“我只好全力照顾婆婆,在繁琐的事情中忘却这些。”

老人吃了躺床上不动,总是拉肚子,纸尿裤都兜不住。每次给母亲洗的时候,她都两腿夹得紧紧的,不让我洗。我用力分开她腿,还怕伤到她骨头,老人太脆弱了。

婆婆大小便失禁,如果醒着,朱晓燕就半小时给婆婆接一次尿;如果睡着了,她就3个小时给婆婆接一次尿。为防婆婆将尿流在床上,朱晓燕把闹钟放在床头,无论春夏秋冬,每晚只要闹钟一响,她立即起床为婆婆接尿,然后又调好闹钟,如此循环。冬天夜长,有时一晚得起床三四次。“我现在一听到闹钟就会条件反射。”朱晓燕说。

我一边洗,一边跟她开玩笑,说:小时候你也给我洗,我都不嫌难堪。母亲偏过头去,就配合了。

婆婆患有糖尿病、胆结石、高血压、子宫癌得多种疾病,尤其糖尿病很重,每天得请医生注射一针胰岛素。朱晓燕觉得医生每天上门很麻烦,她为此拜师县人民医院的护士,学会了注射。之后,每天给婆婆注射胰岛素的任务就由她完成。

后来把她拉到济南我这里,洗澡时我扶着母亲身体,妻子给她洗。换尿片只要妻子在家,就不用我。

婆婆虽失去语言功能,但意识清醒,朱晓燕为防止婆婆孤独,每天就编些笑话逗她开心。婆婆经常白天呼呼大睡,晚上却睡不着,朱晓燕就逗婆婆:“晚上不睡觉,你想出去偷东西啊?”听到这话,婆婆就笑容满面……

妻子比姐姐好多了,在我这边时,多亏了她。她这人善良,有正义感。昨晚跟我说,不想跟两个闺蜜来往了。原因是她们二人对公婆很不孝!

“与其把献爱心挂在嘴上,不如从身边做起。”朱晓燕认为,孝敬家里的老人,是献爱心的基础。近3年来,朱晓燕最大的收获是:在自己感化下,下一代也很孝敬老人。她表示,自己是家里的第13个保姆,也将是最后一个保姆,她决不再请保姆。

母亲临去世的前几天,已经器官衰竭,医生说她没救了,她自己也知道不行了。

我问她回老家吗?

俗话说:叶落归根。死在外面是很忌讳的。况且家里有我1个哥哥(已去世,她不知道),3个姐姐。

听我问,她摇摇头。我问就在这里?她点点头,眼泪慢慢地流出来。

她大概是对家里的孩子太失望了,宁愿做异乡鬼。

临走她一直对妻子笑,我知道她有两层意思:一是感谢这个儿媳;二是希望她将来对我好点,我是她的小儿子。

谢谢阅读,欢迎关注、转发!请留言讨论。

我老爸老妈都83了,去年我父亲心脏第三次做支架,消化道出血住院六七次。作为女儿照顾父亲我是一点点进入角色的。老爸一辈子刚强,开始能下地都自己去卫生间。后来实在虚弱,买的便壶,刚开始住院都是我弟弟和我老公接。可住院时间太长太多了,我家只有我们姐俩,倒不开,我自己的父亲我不能让他受罪啊。接屎接尿,洗头擦身,尽量让他干净舒服。第一次大便干燥,涨得难受,是我老公下手扣的,为我做出了榜样,非常的感谢他。现在我不在工作,专心照顾父母,弟在外地,不能时时来,老妈去年在一次照顾我爸时腰压缩性骨折,恢复的挺好,可不敢让她做啥。照顾老爸的事觉大部分都由我承担,老爸皮肤瘙痒,每天洗澡,有时要洗两遍,去卫生间时连拖带拽的,很困难,洗完回来就一点劲都没了,我给他披上浴巾,拦腰抱住,他整个人挂我身上,一步步挪回床。好像小孩子一样依赖着我。感触是我觉得能照顾异性长辈的都值得大家学习,开始有些尴尬,打破尴尬能照顾的也都是好样的。有带头的别人也容易向做的好的学习。另外我家接屎接尿洗澡这事没让我家闺女干,只让她买饭啊,倒水,喂药啥的,弟的儿子工作之余也到医院陪过床,相信我们的行动为她们做出了榜样。言传不如身教。

父亲将近八十高龄,平时靠拄着拐杖扶着墙活动一下。年前不小心摔了一跤,整个春节就只能在床上度过。

两个妹妹都在家忙着过年,母亲年龄也大了,侍候父亲的重担就落在我老婆身上。老婆怕父亲冷,把过年的花销钱买了一台空调装到父亲屋里。父亲不能下床,吃喝拉撒全在床上。老婆买了成人尿不湿,老人排便专用椅。刚开始换屎尿裤觉得不习惯,父亲也不让。必竟公公、儿媳要避嫌。有一天老婆给丈母娘打电话被我听到,丈母娘训斥老婆,老人都躺床上了,还讲究啥?换屎尿裤是做女儿和媳妇的责任,该过春节了,一定要老人开开心心的。老婆没在说什么,春节前夕,我和老婆给父亲洗了澡、换了新衣。正月初二,老婆连娘家也没走,给父亲端屎倒尿。正月初三,父亲突然言语不清,意识模糊,大小便失禁,整个屋子弥漫着难闻的气味,父亲的身体一下垮了。医生说父亲挺不过初八。老婆当天就从娘家筹集到一万元钱,和姑妈、村邻一起研究父亲的后事,该买的东西、该准备的东西正月初五已全部就位。

昨天,父亲经过几天的输液气色好多了。全家人松了一口气。老婆匆匆去了一趟娘家,回来给父亲捎了许多营养品。然后坐在父亲床前,一边喂父亲吃饭,一边给父亲聊最近家里的情况。父亲脸上渐渐有了笑客。

百善孝为先。人老了,做为子女,把老人照顾好是份内之事,没有什么“嫌”可避。

人死为大,人病为尊,人病了每个人都需要关心他,爱护她。照顾她,尊敬他让他尽快的好起来。是不能在乎那么多的。也就是医生给病人看病一样,难道还在乎那么多吗?河南一个军嫂照顾瘫痪在床的公公十五年。为了换洗方便老人常年不穿裤子。公公不忍心死活不肯,儿媳拉着公公的手说;“爸,你儿子不在家照顾你是我的义务,我是外人吗?我是你闺女……。”这句话感动了成千上万人。你说他们之间尴尬吗?对待病人不能在乎那么多。当然啊有条件还是避讳一些好。比如请护工帮忙。人是相互搀扶着走过的。都有作难的时候为了亲人的健康不必在乎那么多。

回答这个问题,肯定的说一点都不尴尬。爸爸病重时是我为爸爸擦身,因为我是女儿心更细,所以不用哥哥们。看着生命垂危的爸爸,全都是心疼和不舍,爸爸曾经疼爱我的往事都在我眼前浮现,我没有一丝的尴尬,有的是万般的留恋!大伯哥得脑梗处于半昏状态,全身赤裸,我和老公就在身边擦屁股换尿不湿,由于他狂躁把大便蹬到我的身上,我一点都没觉得尴尬,只是觉得他是我的亲人,就一个孩子,此时我不帮他还是亲人吗?我觉得亲人只有在最难的时候才需要这种没有尊严的帮助,我们必须全心全意的做到最好!妈妈卧床更不用说,我用全身心照顾妈妈,像妈妈照顾我儿时一样的擦屁屁抹香香,那时每当贴着妈妈的脸,我是何等的幸福啊!现在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不敢写了,又触摸到了我的最痛,妈妈,我好想好想您啊…………

孝顺的子女,老人瘫痪在床上,不能自理,没什么尴尬之言。91年我公公身体瘫痪,眼睛因为视网膜病变,什么也看不见,小脑委缩老年痴呆。丈夫得去工作挣钱养家,没时间照顾,婆婆已是70岁老人,她一个人照顾不了。我每天干一会农活就回家,帮者婆婆给公公翻身,端屎,接尿。(因为91年那会没有纸尿裤)有时拉到床上还得给他擦洗。我当时只有八岁的大儿子,在我和他奶奶正忙着腾不开手的时候,自告奋勇的去给爷爷接尿。小孩子都懂得孝顺,我们成年人还说什么尴尬。公公瘫痪了整整三年,到去世身上也没有褥疮。婆婆常对亲戚邻居说:我儿媳妇比我那俩个女儿都强,她们只是来家看一眼就走,没伺候过老爹一天。婆婆和我很好,感情特别深,祝95岁高龄的婆婆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我两个姐姐一个弟弟,在农村,父母的生老病死都是儿子承担,2009年,父亲癌症晚期,在家保守治疗,2011年,母亲脑梗,这样父母双双病倒,为了婆媳关系,我和弟弟轮流两个月回家脱产照顾,慢慢母亲右手偏瘫,失语,每天起床睡觉都要帮她穿衣,大小便都要解裤,擦屁股,后来大小便失禁,要闻到臭了才知道又大小便,隔天要帮她洗澡,在那个时候,根本没有男女有别,我们是她儿子,自己不照顾谁照顾,也许有人会问还有两个姐姐呢!我只能说,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各有各的家庭!我们没要两个姐姐出过一分医药费,没叫他们照顾一晚!遗憾的是,我爸在2012
年,妈在2013年离开了我们!所以,在病人年轻,没有男女,医生护士都能做到,何况是亲人呢?

突然接到家人打电话给我说爸爸病很严重,当时老公在外地工作,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家,在附近不远的工厂上班,而我离居住在农村的公公婆婆很远,接到电话说爸爸估计挺不过多久了,当时我不知所措,苍白无力,只感觉到有泪水模糊了双眼,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一路上脑子里都是爸爸的脸与小时候爸爸给我洗手的画面,经过漫长的路程终于回到了家,见到了趟在上的爸爸,我从那一刻就一直守着他,每天都照常重复做洗脸,换尿不湿,抠尿,喂他吃饭喝水,帮他翻身,按摩,倒屎尿,陪他唠嗑,当时我给爸爸换尿不湿抠尿他也是不让,我哭了,我说爸爸我是你的女儿,儿子能做的女儿也能,我爸只是动下无助的眼神也不说话了,虽说有很多哥哥姐姐半个月的时间却没见到一个人来轮换一下,都推脱,都各有各的理由,我是最小,无权去说道他们,只做好自己做女儿的本份就行。哎!人都会有老的那一天!

我兄弟姐妹8个,我最小,爸爸80多岁了,每次生病,一搬都是我照顾的日子多,爸爸脾气特别暴躁特别大,从小就对我们很严肃,我们这些儿女们都是在他打骂中长大,就算现在40.50岁的大哥姐姐们一样还在时不时挨打,并不是我们不反抗,因为我们都为了名誉为了感谢他的养育之恩都忍气吞声的任他放肆!就算他病了需要我们照顾和搀扶时一样喜欢不分场所不顾及任何人感受一样骂骂咧咧、所以哥哥姐姐们都不愿意也不想自讨苦吃去照顾他,因为都怕丢脸伤自尊避而远之!所以只有我每次都硬着头皮去接受他的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他动手术时也就只有我在帮他接屎弄尿,开始我也不好意思,虽说是我爸爸,毕竟男女有别!可他就不管这些,稍微犹豫一点他就当着医院那么多人的面骂得我狗血淋头!当时我也泪流满面想一走了之逃之夭夭、可我不能这样做、他是我爸爸,再怎么着他都养大了我们,如果我不懂感恩不知报恩的话我也就不配做人,后来也慢慢习惯了!!!

一个病人又是生养自己的父母,有什么避讳的?!那年父亲病危,在重症监护室里,我们姐妹(我们家没兄弟)四个轮流看护(我坚决拒绝女婿看护,因为有我们在),我们没有一个觉得难为情的,父亲已经昏迷插导尿管了,大便都是我们擦洗换尿不湿(我父亲是抗美援朝的老兵,一个铁血硬汉,很讲究的一个男人,他要有一点意识,都不会让我们姐妹这样做,可是他老人家已经身不由己了),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必须的,后来我父亲各个器官衰竭还是走了(´;︵;`)。医院的医生护士包括病友,没有不说我们四姐妹孝顺的,在病人、尤其自己老人面前,没有什么不妥,我们小的时候他们为我们做的,等他们老了我们一样、必须做。

我的一个表姐照顾一个叔公公十年。叔公也瘫痪了,还大脑痴呆,一拉了就往墙上抹,抹的到处都是。表姐就得把叔公抱到厕所里,可怜的表姐使出了吃奶的劲,咬着牙硬是把叔公一点点先抱到轮椅上,再推到厕所,给他浑身都得脱光了,再洗干净了。然后再把拉上屎的被褥洗干净。

瘫痪了的叔公一辈子都脑子不灵活,是个傻子,也没有任何财产,房无一间的。表姐天又不务正业,整日喝得烂醉。表姐这么孝敬叔公,到底图什么呀?她就是心太软,见不得老年人可怜!如果表姐不管,这个叔公早死了,不能活到八十八岁,还瘫痪了那么多年。

表姐的儿子结婚五年,儿媳妇就外遇了,抛弃了才四岁的小女儿,她是那么难,还有个精神病的婆婆,自个都得癌症了,化疗化的免疫力都没了,唉,可怜的大姐!

老吾老人之老。善待老人吧,谁都得老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