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指界 现状交付

图片 1

图片 2

近日,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人民法院蔡晓亮执行团队一行奔赴该区黄田铺镇名山岭村。执行干警冒着酷热,在村委会干部的见证下,历时3个多小时,完成现场指界。该油茶林被以现状现场交付给眭某,该案从执行立案到结案用时11天。

图片 3

图为对争议油茶林进行现场指界后,执行干警与当事人互相协助,准备返回。(记者
曾妍 通讯员 沈超)

今天,是我来执行局工作整整两个月的日子。离开严谨而又繁琐的审判庭到充满荆棘、挥洒汗水的执行局,我是否能够顺利完成从审判法官到执行法官的角色变换,是否能当好执行局的大管家,扪心自问,还真是有点不得而知。回顾这六十个日日夜夜,许许多多的场景不断在我的脑海涌现,趁着今晚的空闲,撷取发生在自己身边、所见所闻的几个片段,以飨关心和关注着执行工作的人们,更深刻地体味执行工作的酸甜苦辣,分享我们的喜悦与艰辛。

月夜“突袭”,只为执行5000元

那夜,月光如水。

副局长曾均安按照白天的部署,领着与他朝夕相处的几位队友,满载一车星辉,出发了。

是去狮子山公园赏月么?不是。自从来到执行局,这位小有才情的曾副局长早已久违了这等闲情雅致。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离县城二十多里的维山乡一个偏僻小村。临行前,我只能叮嘱大家——注意安全。对于一支在执行一线摸爬滚打的队伍,动员令总是显得多余。

被执行人肖某某是个年过花甲、又“怄”又倔之人。说他“怄”,据承办这起交通事故案件的康庭长介绍,法庭调解时,受害人即申请执行人只要肖某某赔偿3000多元也愿和解,但他仗着在交通事故中只是次要责任,硬是不同意赔偿。说他倔,受害人申请执行后,执行局曾经两次上门执行,他都避而不见,也不听当地村干部的劝解。

是夜,据知情人反映,肖某某已回到了家中,执行局遂连夜出发,来到肖某某家中。

敲门,肖某某应声。执行人员及应邀到场的村干部说明来意,但任凭好说歹说,肖某某硬是不开门。

“破门”,曾均安果断下令,他将原本强制开门的指令不由得换成了有点霸气的词。预先就做好了准备的开锁人在法警的引导下来到肖某某的门前。也许是被某种力量所震慑,暗中观察动态的肖某某的儿子赶紧出面打圆场,并叫开了门。经过执行人员的一番教育,最后,肖某某的儿子代他父亲当场履行了义务。

磐石与顽石的碰撞,不是碎落一地的正义,而是迸溅出公正的灿烂火花。事后,当地一位村干部传递了一个信息:这次执行,在当地反响很大,虽然只为执行5000元,但人民法院依法执行,维护了法律权威,老百姓都认这个理,值!

意料之外的“意外”

申请执行人陈某某与被执行人何某某的案子,按理说执行并不复杂,执行地点就在离法院不远的“金沙绿岛”住宅小区)。两人因感情不和判决离婚后,又共同购房,再因房屋的分割起诉。法院判决房子归陈某某所有,由陈某某给予何某某一定的经济补偿。两人也都服判没上诉。可问题是,申请人履行给付义务后,被执行人就是不愿意从房屋里搬出去。执行立案后,承办人多次与被执行人电话联系,要求其将房内的个人物品搬走,否则法院将依法强制执行。

6月12日下午,经案件承办人曾峥嵘依法通知,被执行人明确表示不配合,法院决定强制执行。执行过程中,申请人与在场的执行人员依程序整理被执行人的日常用品。出乎意料的是,被执行人何某某突然气喘吁吁地来到了执行现场,惊讶之余,反倒让执行人员松了口气,至少,这些物品被执行人可以自行带走,免得法院指定保管了。

“局长,在整理何某某的私人物品时发现了疑似毒品物,而且量还比较多”,凭着对被执行人有吸毒史这一案件事实的掌握,曾峥嵘在电话里小声而又急促向我报告了这件事。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于是简单地答复:“先稳住局面”。随即,在场指挥执行的罗旭星打进了电话,我们两人紧急商议,统一了处理意见:一是执行人员继续用执法记录仪拍摄执行的全过程,并开启APP接通执行指挥中心,实现现场取证、全程留痕;二是提取并控制好毒品疑似物;三是想方设法稳控被执行人,必要时限制其人身自由;四是立即与就近的梅苑派出所联系,切实做好人和物的移交工作。

“意外”就这样平稳解决。次日,曾峥嵘通过了解,先天提取的部分疑似物已经检测确定系毒品,案件仍在公安机关处理之中。

一份特殊的司法建议书

一天早上,刚到办公室,干警伍斌满脸愁容踱了进来。“斌哥”是执行局的乐天派,年龄比我稍大,但看上去比我青春。见他那忧心忡忡的模样,估计是遇到了棘手的案子。果然,他递给我一份申请执行报告,上面有院长的批示:依法迅速执结。毕竟来执行局时间不长,对案件情况不太了解,于是,我认真听取了案情。

案情的概况是这样的:琅塘镇某村村民何某承包了当地290余亩田地种植油茶林,结果在种植过程中将没有明确承包的马氏家族的承包田和林地数十亩也占用了,其中还损毁了几亩承包田。为此,双方打了几年的官司,马氏先是主张损毁承包田的赔偿,法院已判决并执行;后又以侵权纠纷主张权利,要求将种植在马氏田地上的油茶林移开。对此,法院认定了何某的侵权事实,并判决其移开油茶林。因双方矛盾积怨很深,无法调和。申请执行人手持生效判决书,寸步不让;被执行人高举退耕还林的文件,据理力争。更让人纠结的是,当事人还多次信访。油茶林已经挂果,如果处理不慎,极易造成民转刑的后果。

执行的瓶颈在哪呢?尽管生效判决中确认了何某的侵权事实,但因时间已久,加之种植油茶林改变了地势地貌,被侵权的田地界限不清,执行无从下手。

“司法建议书”,思索良久,我和“斌哥”几乎同时喊了出来。只有琅塘镇人民政府依职权将申请执行人被侵占的田地界限明确,才是顺利解决本案的金钥匙。

翌日,我和伍斌按照先天预约的时间,带着司法建议书准时到达了伍镇长的办公室,经与该镇政法、经管、林业等部门的沟通协商,决定先由镇政府组织相关部门确定双方争议土地的界限。

目前,此项工作琅塘镇政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面对这片郁郁葱葱的油茶林,是强制移开、是有偿承包抑或是协议转让,仍在无情地拷问着执行局全体人员的智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