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营员体验博物馆职业脑洞大开制作文创产品

图片 1

图片 2

小营员正在讨论制作文创作品

活动海报。 童笑雨 摄

一件文物从出土到摆放在博物馆展柜之中,再变成新奇好玩的文创产品,其中经历了哪些过程?昨日,在广西博物馆文化创意空间,参加“博物馆职业体验营”的小营员们担任广西博物馆文创设计师,设计和制作自己专属的文创产品。

杭州7月1日电
在政策和资本的推动下,文创产品点亮博物馆商店,使之成为“最后一个展厅”。但在机遇来临之际,挑战也才刚刚开始。6月30日,来自国内博物馆行业的诸多专家齐聚于浙江杭州举办的“‘渚见未来’——2018首届良渚文博创意论坛”,共商如何助推博物馆文创之路走得更远。

唐代仕女的坠马髻造型变成了逗趣的颈枕,充满神秘色彩的古埃及众神化身萌萌的胸针,苏格兰路易斯岛发现的刘易斯国王雕像成为实用的冰箱贴……当博物馆老师为大家展示各大博物馆所设计的文创产品时,小营员们惊呼:“哇,这个好萌啊!”“这个好有趣,哪里能买到?”

2016年,一纸《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若干意见》的通知,拉开了国有公共文化服务单位主动开发文化创意产品的序幕。但就发展现状而言,文创产品还存在产品同质化严重、设计和制作水平较低和缺少既懂文博专业又懂设计营销的复合型人才等问题。

借由文创设计师的精心设计,原本深藏在博物馆里的珍贵文物成为传递博物馆文化信息的特色商品,让观众观展后可以把博物馆“带回家”。经过博物馆老师深入浅出的讲解,小营员们了解了什么是文创产品,以及文创产品设计有哪些要点,随后大家以广西博物馆的文物为设计灵感,大开脑洞,挥洒创意,设计并制作文创产品。

“做文创产品如同做菜。考古人员是农民,为其提供创意依据;设计师是厨师,进行创新;博物馆是饭店,为其打造流向公众的平台。“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主任徐天进通过这一比喻指出,要想破解文创产品开发难题,需要多方联动。

据了解,“博物馆职业体验营”是广西博物馆的品牌活动,在为期6天的课程中,由博物馆各部门专业人员授课,带领大家体验文物修复、展览策划、讲解服务、文创设计等岗位,将体验式学习融入博物馆教育,通过实际工作去触摸历史,感受文化和艺术的魅力。同时也在孩子们心中埋下梦想与创意的种子,加深了他们对博物馆的认识与热爱。(记者陈蕾
实习生欧雨微)

图片 3对谈现场。
童笑雨 摄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仁湘直言,做文创产品,一定要了解历史。

“理解才能敬畏,敬畏才能尊崇,尊崇才能继承,继承才能复兴。一个神权象征的符号,设计师一定要把它印在服装拖地的那一部分,虽然比较美观,但却失掉了对文物和历史的敬畏。”他直言不讳。

作为良渚出土玉器的唯一线绘者,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助理方向明也曾遇到把鼻子或者眼睛安错地方的良渚文创。他建议,文创产品要找对载体,更要“珍惜”它的内涵。“设计师要思考,这样的产品给当时的人用,他们会是怎样一个想法。”

而在对谈中,几乎所有嘉宾都会谈到故宫的文创,但同时也都表示,故宫的文创道路无法复制,也不应该复制。

对于方向明而言,能借鉴的就是故宫文创产品的品质。而他所言的品质包含内涵和质量两方面。“文创产品的意义不仅在于唤醒文化记忆,它还具有激发民众对历史的兴趣的作用。此外,文创产品应当还是要讲究品质,不能当一次性用品。缺少质感的产品,会让人提不起购买欲望。“

在如何提升文创产品的内涵上,中国丝绸博物馆馆长助理周旸表示,博物馆责无旁贷。

“‘知识生产机构’是我对博物馆的理解。”据她介绍,目前该馆正在进行文物纹样的收集整理。“知识越多,设计灵感越多。日后,我们会把它出版成集,帮助设计师了解文博知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